三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

搜索
热搜: 最美衢州
查看: 909|回复: 4

情事——贴个自己写的与石头无关的东西 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6-4 1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山居生活之六:情事    
   
  仲春。浙西水库区里,“石壁后”这个宁静的小山村,开始显出别样的热闹。母鸡母鸭们忙着抱窝,不安分的公鸡,四处追逐着另一些母鸡。山雀忙于交尾,并产下一枚枚灰白色的蛋,它们是山雀们延续种群的希望。  
  屋前的大松树上,一对松鼠在嬉戏。时而交颈相拥,时而蹦跳相逐,它们在进行情事的前奏。有浑身沾满黄茸茸花粉的嫩松果,从树上掉落。一只大花猫在拨弄松果,三只小猫乐不知疲地跟着滚来滚去的松果,东颠西跑  
  江上,风平浪静。有运木材的船顺流而下,浆声吱拗。我跟才宝划着小划子在水渚旁的小水湾里用丝网捕鱼。水湾里水草肥美,贪吃水草的草鱼,常成群结队地在水湾里觅食、休憩。才宝在水深适中的地方布下渔网,就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下网处,我则上了水渚,蹲在岸边等才宝起网。  
  很快地,我就被近岸处一群又一群刚孵化出来的小“鱼秧子”给吸引住了。这些细如米粒的“鱼秧子”,扭着银白而透明的身子,忽而钻入水草丛中,忽而探出浮在水面。有水竹的叶片落下,浮在水面的小“鱼秧子”受惊似地,唰一下,快速地扭摆着小尾巴,全躲入水草丛里了。水面恢复平静后,“鱼秧子”们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。起先是几尾小“鱼秧子”探出水面,而后是一大群的“鱼秧子”集体探出水面,动作整齐划一,阳光下,碧绿的水面上立刻浮起点点碎银。  
  这时,才宝开始起网了。他一边划着划子收网,一边将粘在网上的鱼摘下,放进鱼篓子里。鱼有大有小,大的有一二斤的草鱼,小的是一两半两“馋条鬼”,才宝全都收入鱼篓里了。才宝边收网边唱歌,歌声响亮却很难听,惊飞了在水渚另一端觅食的两只白鹭。我对才宝说别唱了,再唱我就跳江了。  
  才宝难为情地憨憨一笑,不唱了,却对我说,我唱不好,小菊的歌唱得好。说话时,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居然姑娘似的害羞地低下了头。  
  我立马明白了才宝的意思。逗他道,怎么,你跟小菊好上了,她可是你们石壁后村的“村花”呢。才宝没答腔。只顾着收网摘鱼。  
  摘完鱼,收好网,我俩划着划子回了村。临分手时,才宝说不吃中饭了,直接搭乘过路的船去镇上将鱼卖了。接着又问我,做裙子的布料什么颜色好看。  
  我说是想卖块布料送给小菊吧。才宝低着头没回答,从篓子里抓了一条鱼,往我手里一塞,走了。  

  五月初,桔树开花了,村民们忙着给桔树喷药,晚饭时间就推后了。趁“豇豆舅母”做饭的时间,我匆匆地去林海家买些谷烧,家里“豇豆舅舅”自己酿的酒已经让我喝完了。半道口,我看见衣着整齐的才宝,正拦着背着农药桶的小菊,将一包东西往小菊手里塞,小菊左避右躲地不肯接,最后,小菊一生气将那包东西夺了过来,扔在才宝身后的桔树上,扭头就跑。才宝想追小菊,却望见了我,就止了脚步。  
  山风吹来,刚才让小菊扔桔树上的那包东西,在风中飘飘柔柔地散了开来,淡粉红的颜色,在将黑未黑的傍晚中,显得异样的柔美。这是一块做裙子的纱绸。  
  我走到桔树下,非常小心地将这块纱绸从树枝上取下,仔细折好,递到垂头呆看着自己双脚的才宝手中,搀着他胳膊说,走,跟我喝两碗去。  
  沽好酒,菜已上桌。“豇豆舅舅”夫妻俩见我跟才宝有话说,就匆匆地扒完饭,出去串门了。喝着喝着,才宝说怎么了,“石壁后”村的好姑娘都一个劲地想往外嫁,妈的。  
  从才宝断断续续的话中得知,小菊她爹已经跟这些年经常来村里收购椪柑的黄老板说合好了,准备将小菊许给黄老板的儿子,俩家已经相过亲,小菊自己很满意对方,小伙子人长得很精神,还在镇上开着一家百货批发部,下月就要正式定亲了。夜风紧时,才宝终于醉了。  
  日子过得很快。五月底,开始下秧的时候,青蛙们就咕咕咕咕地唱情歌了。没多久,山坳间的水田里、山道旁的溪涧里、屋门口的水塘里,就出现了一群群的小蝌蚪。这些浑身黝黑、大头细尾的小家伙们,是他们父母情歌后的结晶。  
  我喜欢听青蛙的歌声,这些因为求偶而发出的鼓噪声,自然而本真,可以敲开季节的门窗。夏天,来了。  

  蝉鸣声声的时候,媒人领着黄老板和他的儿子,带着聘礼来小菊家举行正式的定亲仪式。小菊家忙进忙出地摆下好几桌“和头酒”,村里的长者和能“来事”的能干人都被小菊爹妈请了去。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我借故推脱了,一个人去了村后的小水湾里钓鱼。去的时候,发现才宝也在那里,呆呆地盯着水湾里的水想心事。我扔了根烟给他,他也没接。我想对才宝说些开导的话,却不知如何说,就干脆择一阴凉处下钩钓鱼。俩人就这么无话地在水湾里,想心事的想心事,钓鱼的钓鱼。  

  小菊跟黄老板儿子订婚后的第三天,才宝死了。才宝溺死在村后的水湾里。村里人都说才宝是下网捉鱼时不慎溺死的。
  有那么几天,我总独自一人去村后的水湾边想心事,想才宝憨憨的笑脸。有一天,想着想着,就看见水湾尽头那片水柳丛边的浅水滩里,浮着一块淡粉红色的纱稠,凭记忆,我知道就是那块才宝买来送给小菊,却被小菊拒绝了的衣料。看着看着,那块衣料好像就成了一朵菊花。粉红色的,开在水里的菊花。
发表于 2011-6-4 2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1-6-4 2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1# 淡舟
发表于 2011-6-5 0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1-6-5 1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衢州新闻网  

GMT+8, 2018-7-21 15:3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